南开大学教授朱铭来提到

2017-03-11 08:02

南开大学教授朱铭来提到,按照现在车险理赔处理流程,车车相撞后400元的赔付需要无责一方先后到事故双方的保险公司参与定损,且有可能发生预付赔款,然后到自己的保险公司索赔。这不仅浪费了无责一方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保险公司的资源浪费在无责赔付上,增大了管理成本。

财务信息和审计质量遭到了社会公众和协会代表的广泛质疑。财务信息披露的专属费用项中,职工工资及福利费用63293万元,但分摊到职工数量及工资结构并没有明确。中国消费者协会法律与理论研究部副主任陈剑认为,交强险的财务信息应能够达到事前、事中、事后都有管理。前期有预算管理;中期要有独立的账户、独立的核算,如由财政部监管;后期要有审计署参与的审计。

山西代表曹建军呼吁尽快施行道路救助基金。他说:“我的家乡晚上6点天就黑了,如果出现交通事故,肇事司机很容易逃逸;由于没有摄像头的监控,如果找不到肇事者,受害人家属就得不到任何赔偿。”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交强险费率调整项目组精算专家、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精算总监陈东辉称,交强险是国内保险行业里经营结果透明度最高的一个业务。保险行业收入的确认和成本的体现间有一个很长的迟滞,核算时收入是明确的,但成本并不确定。因此核算时只能有原则地估计,存在一些不确定性。

“道路救助基金”主要用于交强险责任限额外差额部分的赔偿以及没有投保交强险的人的赔偿,而交通违章是造成交通事故的原因之一。交强险第一年的投保率为38%,如果救助基金从交强险提取,相当于38%的投保人承担了全社会交通事故的赔偿责任。代表们认为,根据权责一致性原则,救助基金应从交通违章罚款中提取,让违章的人对自己的行为埋单。

对此,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交强险费率调整项目组成员、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车险部法定保险处处长张海波认为,无责赔付确实给保险公司的实际经营带来了压力和困难。他说,因为一些客户不认同《道交法》第76条关于无责赔付的规定,所以需要向客户解释;同时,一些客户认为这是保险公司制定的,让公司在经营中遇到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