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腹中的孩子并不是她丈夫的

2016-11-02 08:23

仅2015年,到我市两家法定机构做亲子鉴定的就超过1000人次,这些人来自全国各地,带着各自的目的。一张亲子鉴定书的背后,是各种或离奇荒诞,或冷暖自知的悲喜故事。

不过,到了当年年底,已怀孕的阿琴和她口中的那名富商一起出现在检验部,富商很配合地做了亲子鉴定。

如果孩子真是阿杰的,158万元赔偿款,孩子及其生母也应该有权继承。阿杰的两位姑姑当然不愿意,因此并没有承认这名女子和孩子的身份。随后,这名女子将阿杰的两位姑姑诉至法院,158万元赔偿款也被法院冻结。

2009年5月,20多岁的阿琴来到医院检验部,向医生提供了一份男性的精液样本,希望做dna分型。

郧西市民张女士因生育问题,领养了一个孩子,但一直没有上户口。半年前,张女士决定到湖北医药学院法医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原来,为了防止有人通过收养将超生合法化,收养和领养也需要鉴定两人是否有亲子关系。

一周后,阿珊的亲子鉴定报告出炉。在将报告交给阿珊时,医生们都有些忐忑,因为鉴定结果显示,她腹中的孩子并不是她丈夫的,这可能会让阿珊无法承受这个现实。

原来,阿珊婚前曾交过一名男友,后因家人反对等原因,她嫁给了另一名男子,但阿珊对他没有多少感情,仍爱着前男友。婚后没多久,阿珊发现自己怀有身孕,这才想看看孩子究竟是谁的。

后经法院调解,由阿杰的曾祖父和这名4岁的男孩做血缘鉴定,结果显示,孩子并不是阿杰父系家族的成员。尽管男孩不是阿杰父系家族所生,却不能说明他不是阿杰的孩子。随后,检验部希望阿杰的两位姑姑和孩子做进一步的鉴定,但遭到两人拒绝,此事至今未果。(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孩子不是我丈夫的,那就是我前男友的了。有了这一纸鉴定,阿珊决定和丈夫离婚,和前男友复合。

由于没能确定孩子的生父,几天之后,阿敏又带来一名男士做检验,但结果显示,孩子也不是他的。连续鉴定了两个都不是,让阿敏很诧异。在随后的近两个月时间里,阿敏陆续找来多名男士做检验,他们的年龄在20岁至40岁不等,直到鉴定到第5位时,才确定孩子的生父。得知孩子是自己的,这名男子露出焦虑的神情,但还是接受了事实。30多岁的他,已是有家有室的人。

男子话不多,脸色不太好,表情凝重。这孩子肯定不是我的。他对着医生发誓。直到检验结果出来,孩子确实不是他的,他才长舒一口气。

原来,阿琴和一位富商是情人关系,为了确定自己的地位,阿琴希望给富商生一个孩子。但她又担心,万一怀上孩子后,富商就将她和孩子抛弃,这才想到先做一份dna分型确定证据,而这些做鉴定用的精液是她偷偷从避孕套里提取的。

原本事情已经解决。可是,2015年,一名挺着大肚子的女子找到阿杰家人,声称肚子里的孩子是已过世的阿杰的。阿杰的两位姑姑怀疑对方是来讹钱的,因此并未理会,最后商量着拿出5万元,让女子做流产手术。但事情并没有就此打住,几个月后,又有一名女子带着一个4岁的男孩找到这家人。女子坚称此前她和阿杰同居过,并生下了这个男孩。

2015年3月,刚结婚不久的市民阿珊(化名)独自一人挺着大肚子来到医院检验部。当时,她已怀孕5个月。医生你好,我想看看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和我丈夫的。阿珊向医生出具了身份证等资料并采集了血样。

在一家医院检验部,母亲带着孩子找生父,这样的事情不在少数,但像阿敏(化名)这样的情况,检验部医生还是头一次遇到。

阿琴说,分型可以等她日后怀孕了再做,但就怕富商到时候不配合。我先准备好样本,等以后怀孕了,直接取出来做比对,这样有备无患。阿琴说,以后无论他跑到哪里,在法律面前,他都得接受孩子是他的现实。

医院检验部国家鉴定员王医生介绍,比如某人可能除了与合法妻子生育有孩子外,还有其他非婚生育的孩子,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出台后,这些人可能为了躲避社会抚养费用,采取领养(收养)的方式使非婚所生育的孩子合法化。因此,收养和领养也需要鉴定两人是否有亲子关系。

2007年4月,年约25岁的阿敏带着一名刚出生不久的男婴做亲子鉴定确定孩子的生父。她打扮时尚,经济条件不错。和她一起来的,是一名20多岁的男子。看神情,阿敏显得很轻松,倒是这位男士颇有些紧张。

22岁的阿杰(化名)是三代单传,父母及祖父都已过世,嫡亲中仅剩下曾祖父和两个姑姑在世。阿杰平时在外地打工,在矿山做爆破工作,去年因一场意外不幸身亡。事发后,阿杰的两位姑姑前往事发矿山料理后事,并和矿老板达成赔偿协议,拿回了158万元赔偿款。

我就希望是这样。在得知孩子不是她丈夫亲生的结果后,阿珊竟露出了笑容。看到如此场景,在场的检验部医生都愣住了。

让人惊讶的是,阿敏在同一时间段竟然和多名男性发生关系,而她认为最有可能是孩子生父的人,却在亲子鉴定面前被否定。

此外,一些因超生或未办理出生医学证明等原因而需要上户的情形,都必须进行亲子鉴定。这样做是为了防止一些不法分子贩卖人口。王医生说。